救世通天报彩图2017年

在线招聘难为“无米之炊”:人才与好工作为何越来越少?


更新时间:2019-11-03  浏览刺次数:


  而互联网招聘平台频繁以电话骚扰用户早已见怪不管,但如果你近期刚刚发布招聘或求职信息,你会发现这些平台更加变本加厉了,他们从推广服务到办理会员,轮番换号、以每半小时的频率轰炸你的手机,让人不厌其烦。

  上个月,58同城发布了2019年Q2业绩报告,二级市场迅速对这份报告作出反应—当天,58同城股价大跌5.36%,系近三个月内的最大跌幅。

  紧随其后,许诺今年不裁员的姚劲波宣布年底前降级或请走10%的副总裁。Boss直聘虽说是传来即将IPO的好消息,可其直聘模式越发受到业内诟病,这也将影响公司上市后的走向。

  互联网招聘平台将自身的焦虑转嫁到用户身上,而谁又把压力转嫁到招聘行业上呢?

  以互联网招聘平台为例,艾媒咨询数据显示,2019年1月份,前程无忧以超过1000万的活跃用户数排在招聘类APP首位,其次是智联招聘,月活用户约为685.1万,BOSS直聘和斗米这类新兴招聘模式的平台成长较快,月活数量均超过300万。

  过了金三银四,这些平台的活跃度更是猛增。5月份数据显示,boss直聘的月活人数为364.82万,智联招聘涨至809.96万。

  浩浩荡荡的求职者助推招聘类平台活跃度提升,但是平台反而不被资本市场看好。

  以互联网招聘市场中占有率第一的58同城为例,2019年Q2公司招聘和房产业务继续引领市场,不过营收虽然持续上升,可增速放缓的问题日渐明显。

  本季度,平台会员服务实现营收11.84亿元,同比增长1.5%;在线%。而在一年前,这两个增速数字分别是21.1%和42.3%。

  一方面,2018年底许多行业普遍呈现缩编趋势,各大公司裁员的消息一波又一波传来,由此积压了大量迫切需要找寻新工作的待岗人员,这给招聘平台带来增长的时机,他们也趁此机会进行扩张。

  但另一方面,企业的用工需求仍旧没有恢复。数据显示,2018年第三季度企业招聘需求创下2016年4月份以来的新低,与2017年第四季度224百万人的高峰时期相比,需求锐减近40%。其中尤以互联网行业变化最大,第四季度互联网就业景气度从高峰时期的10.24锐减至5.61,招聘需求同比减少20%。

  进入2019年,据《智联招聘2019春季人才流动报告》所述,春招期间,找工作的人数同比增加了4%,而招聘需求人数降低了4%。

  供需两端的失衡让夹在其中的互联网招聘平台“冰火两重天”,因为求职者成功与否关系到平台在线推广和会员付费的业绩。

  过去几年,国内招聘已从传统的广告发布信息流模式进入以用户为核心、按效果付费的模式,像大数据高端人才库以及大数据智能诊断分析等产品功能,就是适应这种转变的产物。

  美团点评王慧文曾告诫现在年轻人不要裸辞,并举例2018年猎头行业故事:某个在BAT工作很长时间、200万年薪的产品经理六七个月没有找到下家了,这在往年是很难出现的现象。

  拉勾网、Boss直聘、猎聘等移动互联网招聘新秀的诞生和成长,曾让外界以为网上招聘行业将迎来一场激烈的新旧之争。

  据个推大数据针对传统招聘APP和移动互联网新招聘APP的调查结果显示,2018年5月以前,澳洲时尚界的狂欢:YPL,传统求职APP活跃度高于移动互联网新求职APP。从6月份开始,移动互联网新求职APP活跃度稳步提升,反超传统求职APP,用户对移动互联网新求职APP表现出较高的接受度。

  2017年9月,拉勾网获得前程无忧1.2亿美元D轮战略融资,前程无忧占股60%;紧随其后,智联招聘参与脉脉的C轮融资,并与其达成战略投资协议;而斗米本身就是58同城孵化而来,所以,整个互联网招聘行业说到底还是传统招聘平台的天下,新秀则成了这些综合性招聘公司攻入细分市场的棋子。

  巧合的是,接受投资的移动招聘平台在此之后反而乱象丛生、用户数据明显下滑,就连智联招聘等传统招聘公司也频繁开始爆发各类危机。

  如拉勾网,艾瑞检测的拉勾App月活数据显示,从2017年起月活基本呈现下滑趋势,而且伴随着频繁的人员变动,CEO马德龙也于去年7月离职。还有斗米,铺天盖地却又low到极致的广告和甩也甩不掉的电话营销,让其在“用户偏好度”排名中始终垫底。

  最关键的是传统招聘平台口碑开始急速下滑。2018年6月16日,前程无忧被曝重大负面新闻,195万用户求职简历信息遭到泄露。

  近期媒体又报道多家知名招聘网站上的个人简历信息在“黑市”上叫卖、背后存在黑色产业链一事,矛头直指智联招聘。这是因为早前智联招聘内部多次出现信息泄露、倒卖简历的事件。

  由此可见,招聘网站提前进入整合期,一定程度上消弭了行业的竞争因素,这使得新秀的入局,并没有发挥到最大的“鲶鱼效应”。

  一个最直观的表现就是招聘平台的用户体验不升反降。艾媒咨询数据显示,在网络招聘平台各种不良体验中,求职者最介意企业信息不线%;其次是个人信息遭泄露,占比为31.8%。时至今日,围绕在智联招聘、58同城等传统互联网招聘公司的负面消息,正是虚假信息和简历泄露。

  据澎湃新闻报道,在我国裁判文书网搜索到的近年60起通过58同城、赶集网发布虚假招聘信息的诈骗案例中,248名被告人通过发布虚假招聘信息诈骗,超过5500名被害人受骗,诈骗金额近亿元。

  来自浙江的王先生创办了两家中小型公司,有60人左右的员工需求。为找到这些人,他每年在各大招聘平台上付费超过5万元,但他计划,以后不在任何一家传统平台付费了。

  无独有偶,《IT时报》今年年初报道,很多企业为了能够在智联招聘网站上看到更多求职者的简历,他们购买了智联招聘几百至上千元的会员,却发现充值前后看到的简历数量并没有明显的区别,甚至还有用户收到了与自己招聘职位并不相干的简历。

  与智联招聘不同,前程无忧的企业用户流失更多的是迫于无奈。据前程无忧Q2财报指出,独立雇主的估计数量下降13.5%至32.7万,这使得上半年智联招聘的社会招聘信息日均500万条,低于2018年同期。对此其CEO解释:由于雇主对支出持谨慎态度,并且在这个商业周期中高度选择性地增加员工人数。

  二十多年以来,互联网招聘依然无法跳出信息中介的定位,其聚集C端流量再匹配给B端,但收费和盈利主要靠B端,这就决定了一旦企业端受经济环境影响,就会间接呈现在招聘平台上。

  根据智联招聘发布的《2019年夏季中国雇主需求与白领人才供给报告》,规模在1000-9999人的大型企业竞争指数最高,后将其改为混凝土防撞墙,挂牌心。为64.9,而且规模在500-999人的中型企业竞争指数首次赶超规模在10000人以上的超大型企业。同时,各规模企业的竞争指数同比上升。

  一面是企业用工需求减弱,一面是裁员导致的庞大待岗人员,由此各行各业的竞争程度都明显增大。

  值得一提的是,虽然互联网初创企业成为吸纳毕业生的一大集中地,但近期他们也进入了各自的市场考验期。截至2019 年8月新成立的创业公司有9124 家,其中只有16%的企业获得了投资,而且融资额度也同比下降了许多。

  所以,在这种经济环境下,一些初创公司实际上成为裁员和待岗人员增多的源头,如ofo、滴滴、蔚来等。

  长期来看,B端的经济压力不仅将继续影响互联网招聘平台的数据增长和盈亏,而且也给行业的人才流动带来挑战。

  当然,这或许也是一个机遇。移动互联网招聘平台始终未能发挥积极的变革价值,而借助新技术与新渠道,他们或许还有后发之力。

Copyright 2017-2023 http://www.jz1158com.com All Rights Reserved.
开奖结果| 一肖中特免费中后付款| 开奖现场| 正版管家婆马报彩图| 香港九龙波肖门尾图库| 开奖结果香港马会特马| 小龙人心水论坛| 老版新报跑狗图a| 中金心水论119049:con| 四海图库彩色看图网址|